当前位置:首页 > 实验室新闻 > 置顶公告 > 正文

甘肃宕昌跨越式成果在《中国教育报》刊登

发布时间: 2016-04-14 09:21:0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中国教育报》报道全文:

教学结构转变带来的教育品质跃升

——甘肃省宕昌县探索实施“跨越式”教学纪实

本报记者 冲碑忠 尹晓军

 

    电子白板,全英文教学,全英语讨论……这不是城里学校名师的课,而是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城关第四小学六年级(3)班的一堂普通英语课。该校校长马喜兴奋地说,课堂发生的这一喜人的变化源于宕昌县近年来大力推行的“跨越式”教学试验。

    2011年以来,宕昌县在全县中小学推行“跨越式”教学,引发了“课堂革命”:学生家庭作业减少了,不再死记硬背,有的是多媒体教学手段的运用,是大量的听说读写……

    何为“跨越式”教学?“跨越式”教学给宕昌县教育带来了哪些变化和惊喜?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深入宕昌县进行了探访。

    发展困境倒逼课堂教学改革

    宕昌县地处青藏高原边缘和西秦岭、岷山两大山系支脉的交错地带,是甘肃省58个连片特困县之一。山大沟深、经济欠发达、教育落后是宕昌的基本县情。

    2011年,宕昌县通过了“两基”国检,基本解决了“有学上”的问题。“尽管学校的办学条件改善了,师资队伍得到了加强,但是教育生态依然薄弱,尤其是农村学校教学方式陈旧,内涵发展困难重重。”谈起当时全县教育的发展现状,宕昌县教育局局长郑芳杰面色凝重地说。

    如何让宕昌县教育实现“弯道超车”?激活农村教育……那段日子,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郑芳杰和他的同事心中。教育局班子成员多次深入基层调研,苦苦寻求走出困境的路子。

    郑芳杰说:“我们想了一些办法,推行了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但是,效果不太理想,教育发展的‘活力’没有被激发出来。全县课堂教学亟需能够‘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教学模式。”

    一次偶然的机会,县教育局接触到了“跨越式教学”项目。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郑芳杰派遣教师出身的主管基础教育的副局长赵怀中带领教研室负责人赴新疆考察实施“跨越式教学”试验的学校。

    不曾想,这“一试”就此改变了宕昌教育的“命运”。“在新疆看到‘跨越式教学’给试验学校带来的变化让我们眼前一亮,当时就下决心,一定要把‘跨越式教学’嫁接到宕昌去。”赵怀中说。

    2011年6月,由“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资助,宕昌县教育局与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跨越式教学”试验项目负责人何克抗教授签订了项目合作协议书,在宕昌县推广“跨越式”教学。

    “跨越式”教学在全县“走红”

    所谓跨越式教学,即教师以计算机与网络为核心的信息技术作为促进学生自主学习、协作交流和情感激励的工具,改革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结构,实现课堂教学的根本性变革。

    县教研室主任陈武成介绍说,在语文教学中,“跨越式教学”坚持“以语言运用为中心”的教学理念,强化学生的读写能力;英语课堂遵循“以言语交际为中心”的教学理念,强化学生的听说英语的能力,基本实现全英课堂。

    教师教育理念的转变和课堂教学方式的革新决定着“跨越式”教学的成败。项目之初,县教育局就组织教研员和项目学校的校长、教师参加“跨越式教学”全国研讨会和培训,让教师到“外面的精彩世界”中接受“头脑风暴”,转变观念。

    项目实施过程中,县教育局先后制订了学校、教师量化考核方案。课题指导组和教研员联合对试验教师进行“跨越式”课堂教学设计、PPT课件制作、网络教学资源检索技术、综合课例的制作等多种形式的培训,共同研磨教学设计。

    何家堡小学校长任耀春说:“课题组与教研组管理项目的主要方式是跟进课堂,然后指导教师结合课堂实际与授课教师自评内容对本节课进行分析、指导,这样一来,教师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准确把握‘跨越式’教学,及时改进课堂模式,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赵怀中说,短短几个月时间,从“接受”培训到“搬入”课堂,依托多媒体和现代信息技术,课堂教学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教育质量随之上升,“跨越式教学”迅速在宕昌县中小学“走红”。

    薄弱校步入发展“高速路”

    惊喜不止于此,随便翻阅一位学生的习作,写作水准和知识面都让人惊讶。“跨越式教学”实施以来,原来“写作文就头疼”的农村娃出口成章,许多已然是学校的“小诗人”“小作家”。

    这正是“跨越式教学”的成果之一。

    “小学阶段将阅读和写作引入课题,几年下来,学生的阅读量能达到七八十万字。”陈武成说,传统的语文教学把大量时间花在字词记忆、语法上,忽略了读写, 束缚了学生的思维。而“跨越式”教学,从一年级学拼音阶段就把识字、阅读、写作相结合,让学生在综合能力、情感素养、价值观等方面全面发展。

    县教研室的一个综合测试显示:在阅读能力方面,试验班级的一年级学生在学完拼音后,普遍能拼读一篇儿歌,期末时能拼读150字以内的文章。二年级的大多数学生能在10分钟内读完老师指定的3—4篇短文。三年级学生在情景中用英语进行口语对话。在写作方面,一年级学生能写出一句完整、通顺的句子,二年级学生能写一段话,三年级学生能写出主题明确的文章。

    试验班的考试成绩也都高于同级非试验班。

    “我们学校本来基础薄弱,生源相对较差,教师信心不足,学生状态低迷,在每年的综合评比中都几乎垫底。”车拉九年制学校校长赵平告诉记者,实施“跨越式教学”以来,教师忙起来了,学生活起来了,在全县中小学综合评比中,学校排名“火箭式”跃升,同类学校中,语文和英语单科平均成绩遥遥领先。

    “我们欣喜地看到,‘跨越式教学’让多所农村薄弱校向优质校迈进,农村孩子享受到了优质的教育资源,实现了真正的教育公平。”郑芳杰说,通过“跨越式教学”这一平台,也大大提升了农村教师运用信息技术教学的能力。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    "移动学习"教育部-中国移动联合实验室    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
地址: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前主楼B507 邮编:100875
电话:010-58804581     邮箱:mllab@bnu.edu.cn